7留宿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既如此,便是不欢而散。季相与长公主生了嫌隙,便大摇大摆入了一回花柳巷,倒显几分小孩心性,像在故意怄气。

今日翠柳苑唱的还是那经久不衰《桃花扇》,空楼寂寂含愁坐,长日恹恹带病眠。季相坐西厢内饮酒,却未见寻欢作乐恣肆仪态。

翠微瞧着她那难得醉态,轻叹一声:“如此紧要关头,相爷唤奴来莫非只为饮酒?”

季鹤年沉吟片刻,却也答了:“非也。”

坤泽君小酌一杯,瞥她脸上红云,替她将话讲下去:“江鸢厉兵株马,的确留不得。”可杀了江鸢,却又不得不伤到宁雪里的心。

这一切极不公平,女帝可以算计乾元君的姓命。可季鹤年却怕宁雪里恨她,一退再退。

卑从骨中生,即使身居高位,季相却有这难言惦念,洛许卿一再为季鹤年这点糊涂担忧,就连暗卫都能瞧出她对宁雪里不加掩饰的屈从。

乾元君想是醉狠了,倚着木椅,轻拂落在眼前的发丝,声音慢慢悠悠:“翠微倒是拎得清楚。可人岂非铁石心肠,朝夕相伴,做得到么?”

坤泽回答比起昨日倒是恣肆了些:“做不得。也得做得。谨遵季夫人遗志,奴这一生一世都将追随主上。”

这季夫人说的,便是她早逝的母亲了。

“相爷在,奴在。相爷死,奴死。别种尘缘,来世再续。”

季鹤年撑着下颚,已是醉眼朦胧,轻笑一声:“既如此,翠微便放下架子,不必论场面话,把本相当做寻常朋友,谈谈旧事。”

“初见时,我还未加冠,如今不过弹指,却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。”

翠微依旧是一袭白衣立于窗棂处,回眸轻笑一句,笑容竟也似梦如幻:“是啊。当时那么瘦小一女子,如今却也能撑起相府一方天地,延续季府荣光,季太师季夫人泉下有知,也会叹相爷光耀门楣。”

“今日不说我。说些翠微你的旧事罢。”季相何等聪慧,已是半醉,却依旧有思考余地。

十三号暗卫,却并非圈养在府中天上练武的死侍。翠微,幼时被父亲二两银子卖入青楼,濒死之际才被幼小的季鹤年救助带回。乾元君坚决拒绝了填房丫头这荒唐的作法,才有了如今的翠微。

青楼女子,从此善舞亦善武。

“相爷可还记得,你当时对我说的。”

“身为坤泽,并非生来署名以色侍人。贞洁,那又是什么不起眼的玩意?自轻自贱,今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高傲老板的秘密被发现了 重生民国之假少爷攀高枝 麻醉剂 拜金女配拿稳人设(H) 时光代理人/白驹过隙 代号鸢GB小短文 赫若伍德编年史 百年不好合 《和我皇兄穿成同班同学[高h]》 《只有一个》双子攻、3P、调教改造 【德欧】什么是成长 那个主攻党又文荒了 【主攻】小行星撞地球 瑟瑟h短篇合辑(包含人外等等等等 (快穿)当生子系统绑错了宿主 无边爱欲 奇幻小故事合集 【无限滑板】异乡的花 被觊觎的双性美人(快穿) 烈犬寄养处